厄齐尔宣布退出国家队犀利指责德国足联主席Grindel

前几个月纠缠我的事情是德国足协对我最糟糕的处理,尤其是足协主席Grindel。和埃尔多安的事件过后,我曾请求Löw,缩短休假时间,到柏林做一个共同声明,以停止舆论,纠正状况。在我试着解释我的出身以及照片事由时,Grindel更关心的是表明他自己的政治观点,贬低我的看法。虽然他的做法高高在上,我当时感觉,我最好还是把注意力放在足球和即将到来的世界杯上。

这也是我没有参加备战世界杯媒体会的原因。那天本来是该领队Bierhoff参加电视访谈解释沙特比赛的,但是我很清楚,不谈足球谈政治的记者们肯定要攻击我。

2010年我荣获了德国社会融合标兵Bambi奖,2014年我获得了德国Lorbeerblatt银奖,2015年我成为了德国足球大使。难道我还不是德国人吗?有没有一个完全的做德国人的标准?我哪里没做到?我的朋友Lukas Podolski 和 Miroslav Klose从来没有被称为德国波兰人,为什么我就是德国土耳其人?就是因为土耳其,因为我是穆斯林?

这是最重要的问题,我的家人在德国已经生活了很多年,我在德国生,德国长,但是我被称为德国土耳其人,被另眼相看。为什么大家不能接受,我是一个德国人?!

我的家庭出身是一个不可逾越的线,常常被作为政治宣传的工具区别对待,很快成为那些无礼的人要求引咎出局的借口。他们把我与埃尔多安总统的合影照片作为契机以发泄他们深埋在心中的种族主义情结,这对社会是危险的。这些人和那些对阵瑞典失利后辱骂我 „Özil verpiss dich, du scheiss Türkensau“ 的人是一丘之貉。

我不想谈论那些仇恨邮件,威胁电话,给我和我家人社交媒体评论。他们都代表着背离新文化的过去的德国,那绝不是我引以自豪的德国。我相信,许多支持开放社会的自豪德德国人会同意我的观点。

对于Grindel:我对你的行为很失望,但并不感到惊讶。早在2004年你当选国会议员时就曾声称“多元文化其实是混乱和谎言” – 当时就在反对双重国籍投票时表示,城市中有太多的伊斯兰化空间。这是不可原谅,也难以忘怀的。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有奖征文:快来留下你与北京的故事吧!

4.将“商户单号”填入下方输入框,点击“恢复VIP特权”,等待系统校验完成即可。

4.将“商家订单号”填入下方输入框,点击“恢复VIP特权”,等待系统校验完成即可。

About the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